返回首页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203|回复: 0

一树桑葚寄乡愁

[复制链接]

58

主题

61

帖子

200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00
发表于 2020-6-23 16:5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“桑舍幽幽掩碧丛,清风小径露芳容。参差红紫熟方好,一缕清甜心底溶。”童年的野味总是出奇的丰富,而最令我心驰神往的,莫过于初夏那紫红的桑葚了。

  儿时的记忆中,故乡家家户户、房前屋后,不是挺立着高大笔直的杨树,就是伫立着婀娜多姿的垂柳,而妩媚柔美的桑树却难得一见。为何,盖因村民迷信“前不种桑,后不栽梨。”“桑”和“丧”同音,不吉利,“梨”和“离”也同音,含有“分离”之意,且梨树开白花,同样不吉利。但粗通文墨的父亲可不信这个邪,不顾家人的反对,执意在我家门前栽了一棵桑树。人问之,父亲拿出《三国演义》,指指第一回中的一段描述:“玄德幼孤……其家之东南,有一大桑树,高五丈余,遥望之,童童如车盖。相者云:‘此家必出贵人。’”然后意味深长地说:“我栽下这棵桑树,就是盼望我的儿子长大后也能成为大富大贵之人。”
  年幼的我,不解老父的良苦用心,只知桑葚是最鲜美的浆果。上二年级时,同桌小胖曾给我几颗桑葚,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令我回味无穷。于是,我期盼着小桑苗快快长大。小桑树果然不负我望,两三年就长成俊秀苍劲的大树。树干有小碗口粗,三根粗壮的枝条向四周伸展,枝上有枝,密密匝匝。春夏时节枝繁叶茂,形成一个亭亭如盖的树冠。又一年春天,我和小伙伴们在桑树下玩耍,不经意间仰头一看,蓊蓊郁郁的枝叶间竟冒出了一串串青绿的小桑果。我又惊又喜,兴冲冲地跑回家,将这一喜讯告诉父亲。父亲笑呵呵地抚摸着我的头说:“‘黄栗留鸣桑葚美,紫樱桃熟麦风凉’。小子,别急,再过一个多月就有甜美的桑葚吃了。”可馋嘴的我哪能不急,此后便天天跑到桑树下翘首以待。立夏过后,夏的阳光开始泼辣起来,跳跃在枝叶婆娑间,给翠绿的桑葚涂上了鲜红的胭脂。它们或红或紫,宛若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玛瑙,诱惑着我的味蕾。放学归来,我迫不及待地放下书包,呼朋引伴,飞跑到桑树下。我们男孩子个个像猴子一样,“噌噌噌”几下爬上桑树,摘下一大串红得发紫的桑果儿就往嘴里塞。大快朵颐之后,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人人手指都染成了紫红色,嘴唇上也一样,有的衣服上也被染得紫红紫红的,洗都洗不掉,不由得哈哈大笑。一阵大风吹来,熟透的桑葚纷纷吹落在地,恰似“殷红莫问是何染,桑果铺成满地诗”。掉在地上的桑葚我们是不捡拾的。邻居阿婆不嫌脏,她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来,把颗粒饱满的桑葚拾起来,说是捣烂做桑葚酱。见阿婆行动不便,几个懂事的孩子爬上树,采摘了满满一篮硕大的桑葚送给她。
  桑葚一旦熟透,树上可就热闹了。最常见的是麻雀们,叽叽喳喳,上蹿下跳,一嘴一颗,屙出的鸟粪也变成了紫黑色。斑鸠也不甘示弱,扑腾腾地飞过来啄食,吃饱了便唱着“雨落咕咕”的情歌。此时,父亲拿着一根长竹竿驱赶鸟雀,一边赶一边念念有词“于嗟鸠兮,无食桑葚!”父亲并不是厌恶鸟儿,而是怕鸟儿污染了桑葚,影响他制作桑葚酒的质量。父亲每年冬季都要酿一坛米酒,桑葚成熟时,他也来采摘几把桑葚,泡进酒坛里。浸泡一段时日后,紫色的桑葚酒倒进玻璃杯,仿佛琼浆玉液,散发着阵阵馨香。美滋滋地呷一口,父亲劳作一天的疲乏顿时烟消云散。
  长大后的我虽没有成为大富大贵之人,却是村里第一个考上高等学府的。到外地读书以后,就吃不上老家的桑葚了。每每放假回家,桑葚成熟期已过,抬眼望着桑树,“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”,心中不免怅然。大学毕业后,我在学校教书,与故乡、桑树渐行渐远,却仍然有一种桑葚情结。我在课堂上教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,教《乐府·陌上桑》,都情不自禁地想到老家门前的桑树,想到童年采摘桑葚充满欢乐的时光,撩拨起我一片浓浓的乡思。我给孩子们讲二十四孝中的“拾葚异器”。“汉蔡顺,少孤,事母至孝。遭王莽乱,岁荒不给,拾桑葚,以异器盛之。赤眉贼见而问之。顺曰:‘黑者奉母,赤者自食。’贼悯其孝,以白米二斗牛蹄一只与之。”借此教育孩子们也要像蔡顺一样孝敬父母。
  桑梓是古代家乡的代称,有“桑梓之地,父母之邦”之说。“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”。又是一年夏来临,老家的桑葚早就熟了吧?父亲又在酿桑葚酒了吧?不知不觉间,竟口齿生津,怀念起那仍留在舌尖上的童年味道。桑葚的味道是故乡的味道,那甜甜的味道承载着我儿时的快乐,成为我这个漂泊在异乡的游子最温馨的记忆。
  吴 建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